仓惶北顾

#全职魔道凹凸惊悚#
#沉迷柳叶刀无法自拔#
#杂食性死鱼#
就算全世界都在吃叹封我也要坚强的扛起封叹大旗

#双鬼道#叛道【一】

*百粉点文
*全员现代设定
*有私设
*微量澄瑶

邪教慎入w
私心加个澄瑶的tag
文风挑战hhhh
我记得之前看过这种写法,但不记得是哪个太太写的了,要是有人知道可以顺便告诉我一下吗?

1.
在薛洋带着晓星辰的手机来找他修之前,他其实和薛洋有几分交情。
那是在多年前的一次聚会上,举办方为了搞什么风雅,把聚会地点定在了一个公园的湖边,请了数十名所谓的上流人士,谈笑风生的扯淡。
哼,一个个装的倒还挺好。
不知哪个讨债的把话题扯到了他身上,见他一直握着个空杯子没动口,便叫嚣这让他喝酒。人都把酒杯端到他面前了,他愣是手一挥,把酒撒了一地。哈,当时江澄脸上那色,现在想起来都可以就着吃碗饭。人群里就只有一个站在金光瑶身旁的长发少年脸色正常还带着笑,在他望过去的时候还冲他咧了咧嘴。
嗯,断了根指,怪难受的。
他也回了个笑。

2.
从聚会回去的路上,他推了把魏无羡:“魏无羡,知道点礼节好不好,今天你这一闹,明天这事能传遍整个圈子!”罪魁祸首当时正玩着PSP呢,低着头把他那小破机子按的噼里啪啦响,被他这一推,也不知道按到了哪个键,PSP吱吱一顿乱响,片刻后冒出根青烟,熄火了。
魏无羡也不在意,随手把他那机子塞裤口袋里,把扎的好好的衬衫胡乱扯了扯:“没事师妹,他们不敢拿我怎么办的,最多骂骂道德败坏,反正平时也没少被你这么骂过。”
他抓了把头发,真是被这不知死活的狂妄混蛋堵得没脾气了,抬手就朝着旁边那个把正装穿成十块地摊货的混蛋的后脑勺招呼了一巴掌。
“说正事!别和我嘻嘻哈哈的了。”他皱眉,三步两步的赶上魏无羡和他走到一起:“站在金光瑶旁边那小子,没错就是那个断了根手指的人,你看到没?”魏无羡双手揣进口袋,老老实实点头。“名字知道吗?”魏无羡把手拿了出来,老老实实的摇头。“他叫薛洋,现在金光瑶身边的红人呢。”似乎察觉到了自己语气有些奇怪,他微微偏头清了清嗓:“你可别哪天脑子抽了把他得罪了,好好相处,这对我们生意很重要。哎!你听到没!”
他满意的看到魏无羡规规矩矩的点了头。
但是。
他手神经质的抽了抽,像是想握住什么东西,却又硬逼着松开了。
那小子成天在金光瑶面前晃,真让人不爽。
他加快两步跟上魏无羡的步伐。

3.
他有些心不在焉的走在路上。金光瑶那家伙今天有事,难得没有跟着他一起出来。他又不想待着家里无聊,于是便出来四处晃荡。
切,说什么有事,不就是去找那个姓江的吗。
他不屑的撇了撇嘴。
不过,说起这姓江的,他倒想到个人。
那倒也是个有趣的人物。他想起前些天聚会时,少年当众打翻酒杯的情境,玩味地绕了绕耳边的垂下来的碎发。
隔远了也没怎么看清脸,不过他记得,那人好像是叫……魏无羡吧。
嗯,是个好名字,别长的歪瓜裂枣的,白瞎了这名字就好……
乱七八糟的想了一路,他也没注意自个儿在往哪儿走,现在回神了来定睛一看,才发现他已经走到个平日里不常来的地方。
这是个老城区了,有很多旧时的建筑都未被拆除,混着一些不知哪朝哪代修的重檐翘角,看着倒有几分古意。以往金光瑶和他出来时总嫌弃这地方太旧太脏,所以他也没怎么来过这。
不过这次一来,他却有几分喜欢这地方。究其原因,他在路旁看到了个卖糖画的小车。这一看他就乐了,没想到这地方还有卖糖画的,他可是很久都没看到了。
这时天也不早了,他低头翻翻口袋,确定自己带足了钱,又看到那小贩正准备收摊回家,锅都收好了,只剩车旁插着的最后一支糖画,忙忙冲上前,双手往台上一撑。
“老板,您这糖画我买了!”
“老板,您这糖画我买了!”
嗯?重音?有人敢跟我抢?
他转头,看到一个套着破破烂烂的白褂和大裤衩,蹬着一双人字拖的青年。
“……”
他还是第一次见这么不修边幅的人。
那青年反应倒是比他快,愣了一下,出声道:“薛洋兄?”
“你认识我?”
“啊之前见过过一面的,我是魏无羡。”
他看着魏无羡久久没出声,就在魏无羡忍不住把目光瞟向一旁的糖画的时候,他才哦了一声。
原来这人,比名字还好看几分啊。
不过就算如此,他还是伸手毅然决然的按住了糖画,并快速的扔了钱走人。
嗯,这糖画有点甜过头了。

评论(5)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