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惶北顾

#全职魔道凹凸惊悚#
#沉迷柳叶刀无法自拔#
#杂食性死鱼#
就算全世界都在吃叹封我也要坚强的扛起封叹大旗

#伍封#猫的报仇【三】

*脑子有病产物
*不用管傻作者
*ooc预警
建议搭配bgm葫芦娃观看
封不觉的地狱神奇之旅www

五个小时,在正常情况下,足够封不觉做很多事情了。
他可以上游戏刷个剧本或看完两部垃圾电影,他也可以找上小叹出去玩一趟,运气好的话,甚至可以赶完一份稿子。
不过,只是在正常情况下。在这片除了恶魔连毛都没有一根的大·荒·原上,即使是威震惊悚乐园的疯不觉,能做的也只有老老实实的背靠着一块大石头坐下,等待着傍晚的来临。
觉哥的脑子还是很清醒的,他知道在现实世界里,别说那些“准神”了,随随便便一个强力点的boss就能把他虐的渣都不剩。与其在这片不知道有没有边界的鬼地方瞎逛,还不如找个地方储存体力,要是真有个突发事件也不至于死的太难看。再说了,他旁边可有一个大佬呢,就算变成了猫,他也相信这货总会有那么几分藏着的,救命的东西,绝不会死在这里的。
在脑子里把情况理了理后,觉哥便去找了一块石头,就是那种刚好和另一块石头接壤之处形成了一个夹角的岩石,这种石头在这里到处都是。他左侧和背面紧贴岩石石壁,撸起伍迪放到了自己的右侧,做好了这一切后,他瞪着一双死鱼眼看着眼前乱七八糟的恶魔,看似专心致志的发起了呆。
现实世界的好处就是不会有系统在你发呆时哔哔哔的提醒你消极游戏。四个多小时后,封不觉诈尸一样从地上蹦起来,一把拎起伍迪就跑。强行开灵识聚身术飙了七八公里,直到再也看不见后面的那群恶魔,才停了下来,死鱼一样躺在地上喘气。
“切,还是太勉强了吗……”
伍迪在一旁嘿嘿了两声,一双竖瞳目不转睛地盯着封不觉:“你也知道,这样是甩不开它们的吧。”
封不觉嘴角上扬,道:“当然,我并没有想彻底甩掉它们。”觉哥说这话时的神情,语调,眼神,无不透露出“我很有自信”的感觉。
的确,封不觉现在对伍迪设的这个局,有七成以上的把握。
就在刚刚时,他计数的同时顺便去了一趟记忆宫殿,找到了一些东西。果然不出他所料,伍迪所说的黄昏,指的便是诸神黄昏。
在北欧神话里,诸神黄昏预示着一个新的纪元的开启。在这场末日浩劫中,无数高位神死去,自然的浩劫降临,之后整个世界没入水底。然而最终世界复苏了,存活的神与两名人类重新建立了新世界。
“我就说这鬼地方怎么能如此空旷,每天沉一次水,不荒凉就怪了。”觉哥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翻坐起来,朝来的地方望了两眼,不出所料,已经可以看到一大坨黑乎乎的恶魔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说的传送器,并不是传送我们离开,而是传送一个人过来吧。”
“嘿嘿嘿,不愧是封不觉,很轻松就想到了嘛……”伍迪的话音刚落,地面便震动起来,伴随着咔咔的声音,一点一点的往下沉。此时再往后看,那群追了他们一个下午的恶魔们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那么封不觉,即使你知道了这些,又怎么能知道我的传送器,落在什么位置呢?”
“这很简单。”地面一点点下沉,在这么严峻的时刻,封不觉倒有了闲心和伍迪在这里你一句我一句的聊了起来。“这整个大荒原,都是你的“传送器”。”
“哦?何以见得?”伍迪此时纯粹就是在接觉哥的话而已,语气没有一丝疑问。
“在想到了诸神黄昏后,首先让我起疑的是这里的岩石。作为一个荒原,它的岩石未免过多了些。并且在我刚才靠在岩石上的时候,我发现岩石上沾着的土和地面的土并不是同一种。这种情况只能说明,石头是后来搬过来的。”觉哥倒也无所谓,出于一种他自己也说不明白的心情,他接过了话并十分自然的说起了推断过程。“其次是关于诸神黄昏的传说。”封不觉顿了顿,为了凑字数,又将之前的话复制粘贴了一遍。“之后整个世界没入水底。这说明,大荒原并不是没有边境的,在它之外,还有一圈水。但是这样就与之前的荒原界面有所矛盾,于是我便想到:哎呀地狱这种这么随便的地方取名字一定也十分不走心,说不定伍迪那个贱货落了块盘子下来他们一看这盘子这么大像荒原一样还有石头那这位面就叫大荒原吧!我觉得是十分有可能的,毕竟你是“很久以前落下的盘子”呢。”
“不错不错,那为什么之前没有人传送过来呢?”
“至于为什么之前没有人传送过来......那是因为,条件是,“两个人啊””在觉哥说完这话时,水已经漫到了他的脖子上了。他深吸一口气,在水彻底淹没他之前,大声喊出出了一句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经典台词:“出来吧!皮卡丘!”
片刻的死寂后,水轰得一声退了下去,只留下了一个一脸蒙蔽的人。
镇定如封不觉,在那一瞬间都控制不住的和那人同时喊出了声。
“小叹?!!”
“觉哥?!!”
伍迪:mmp这垃圾玩意儿怎么把老子情敌传过来了。

官方喂屎.....
呜呜呜哭成傻逼
老子的封叹啊……

#封叹#山风已拂林

*完了这本来是短篇的
*时间线大概是玩惊悚乐园之前失去恐惧之后
*这是一个好像有cp又好像没有的鬼故事
*ooc,ooc,ooc

封不觉死了。
作为新世纪的大好青年,坚定的无神论者,他对自己死后还有意识并能看到自己葬礼这事感到十分的震惊。
意料之中,他的葬礼十分简陋,除了自己那俩发小外就没有别人参加。
人生真是失败啊。
封不觉欣慰的微笑。
同时,他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啊,这也是意料之中呢。
封不觉在完全昏迷前,露出了一个看破红尘的微笑
就说怎么还没下地狱呢,原来是要看完葬礼才能走啊。

封不觉睁开眼。
他眨巴两下眼,又艰难的抬起手看了看自己稚嫩的手掌,十分坦然是接受了自己穿越了这个事实。
果然像他这么帅的人命不该绝。
也不知道这还是不是原来的世界,现在是什么时候,他脑子里的阴影还有没有。
封不觉的脑子快速的把问题过了一遍,最后发现凭现在这种连说话都不行的身体,实在是无能为力。
他也就不再去想了,试着坐起身,弯腰抬脚一口啃上自己脚趾。
早就想这样试试了,以前死活做不到。不过这种时候作者不应该来个光阴似箭岁月如梭什么的让我赶紧长大好写剧情吗,赶紧的别凑字数了。
封不觉一边啃着脚趾一边想。

二十年后。
夕日欲颓,光线满上厚密的云朵,渲染出落晖满天。有黑鸟从林中掠过,径直飞到崖谷边,盘旋了两圈后落在一个一袭深紫色衣袍的男子肩上。
这人,亦然就是长大后的封不觉。从他到这个世界直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二十年了。而这么多年下来,虽然被作者强行光阴似箭岁月如梭了一番,但基本的世界观他也还是了解的。
这原先是一个传统的修仙世界,世界里的每一个人成天就想着修到大乘得道升天,导致没人愿意去种庄稼粮食。这事儿就很严重了,近几年世界上几个大国在统计完生产情况后一合计,发现这不行,再这样下去大家迟早得死光。但这仙还是得修的,于是各国的顶尖人才凑一起,开始想着找个方式代替人力耕作。
他们想啊想啊想,终于研究出了能用灵力来操控的自动耕作工具。不过这灵力也不是人人都有,虽然大陆上修仙已经成为潮流,可也不是人人都那么好运,能得道的。大多数人,也就停留在能拿灵力放在手心打个灯照个明什么的。
正巧,有人挖出了一种新型的能源,可以代替灵力来驱动机器。这可把那群研究者乐坏了,在快要解放和可以继续修仙的双层诱惑上,他们很快就做出了全新的工具,快快乐乐的解散回去修仙去了。
作为一个围观了全过程的大佬,觉哥对此感到十分惊讶。他本以为就以这个世界的人这种只会修仙的一根筋的智商来说,绝不可能这么短时间达到这样的科技水平的。没想到,对死宅们对安然修仙的渴望愣是让他们弄出了一个东方版的蒸汽朋克。
站在悬崖上吹风装逼的大佬封不觉抬手摸了摸立在肩上的鸟儿,有些惆怅。他觉得这事儿太几把奇怪了。作为基佬派【划掉】紫轩派的弟子,他觉得有必要为这个收留过自己的门派干些小事情。这一世他的父母再次为了剧情需要而死去,而封不觉则被紫轩派出来闲逛的仙人捡回门派,抚养长大。他体质上佳,悟性又好,修为蹭蹭蹭的向上涨,就算嘴贱脸皮厚,也收获了迷弟迷妹(极小部分)和仇人(满山遍野),走向了起点种马男主的不归路(大雾)。
封不觉对此没有什么异议,觉哥的脸在经历了那么多年的义务教育后早就百毒不侵了。
结果前几天,就出事了。原因在后山谷,有师门弟子在进去采集草药后几天未归,回来时就只剩一个人了,还嚷嚷着什么有魔。
要知道,魔这种物种已经灭绝了几千年了。
于是大家都没把他说的话当回事,当他是采药时遇上野兽,被吓懵了。毕竟这种事以前也发生过不少次。
但封不觉还是感觉不对。就算是吓懵了,也不会连畜生和魔都分不清。
据说,魔族的人可都是貌美异常啊。
封不觉咂了咂嘴,纵身从悬崖上跳了下去。
所以,就由他,去看看到底是不是有魔族吧。
封不觉被自己的大义凛然感动哭了。
虽然大侠跳崖总是被写的很帅,但其实失重的感觉并不好受。它会让你感到一股强烈的尿意和恐惧,尽管觉哥不用担心后一项,但依然不太好受。
所以他一下没控制好,duang的一下砸到了悬崖底下。华贵的道袍乱成一团,束发也不知什么时候散了。封不觉爬起身,呸呸两下将嘴里的头发吐干净,抬起头看了看这片据说有魔族出没的地区。
紫轩派的后山谷是出了名了山青水秀灵气十足,故也长出了许多珍稀的灵草。门派每季度都会派弟子到后山谷采摘草药,不珍贵的便供给门中弟子,而那些珍贵的,平日里都存放在库房中,只有一些地位颇高的长老和掌门可以使用。而那些长老,自然也会时不时将手上的灵草赐给门下出众的弟子。而封不觉这种下至扫地大爷上至门派掌门全都得罪透了的人,自然是没有这项特权的。觉哥平日里的灵草,都是他亲力亲为去堵内门弟子拿到的。成功率非常之高,导致封不觉现在才是第一次来到后山谷。
崖下有一条小路一直通向谷中央,两旁是茂密的树林,常年被烟雾笼罩着。封不觉四处看了看,将上回那几个倒霉蛋落下的药筐捡起来看了看。片刻后,他皱起了眉头。
没有血迹,药筐内的灵草保持完好。这果然不对。
若是野兽袭击人,自会把灵草一同抢走用作自己修炼,而药筐这种随身背的东西,在野兽捕杀的时候没有被溅到血迹也是很不正常的。
地上也没有拖拽的痕迹,没有血迹。封不觉脸色凝重起来。看来这事儿真的不对劲了。
不过现在这样说也没什么用,还是得继续往前走才能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觉哥叹口气,然后毫无心理负担得把药筐里的灵草掏出来塞到腰包里,把筐子随手一扔,吹着口哨沿着小路前进。

——————————————————————
试着发一下,两千字不到就是存一下。各位大老爷,我保证乖乖把坑填完再更这个!

啊啊啊啊啊我去看了!!!
给银他妈打call!!!!
啊啊啊啊银他妈好帅!
我要被那个大叔圈粉了!!!!

给银妈打call!
几年前画的白夜叉,我觉得比我现在画的好orz
祝银魂大卖!!!
拼着作业没写完9.1我也要去看这一场!
有坐标深圳南山区的吗??约吗???!
(两张都是临摹w)

#七夕贺文(大雾)##起点综#八一八那些七夕秀恩爱的狗男男


*说是起点综其实也就惊悚和全职两部戏比较重
*毕竟看的不多,其他都不记得了

1.
七夕是个大好日子,起点内部从前天开始就疯了,原因是起点站高层凑一起一琢磨,七夕这种日子,搞个联谊当然是极好的,于是他们一拍大腿,决定和言情巨头晋江来一场联谊晚会。为了不让晋江那群小姑娘小伙子嘲笑本家都是单身狗,他们还要求旗下每一个员工都得带个伴,并且十分故意的忘记了要求男女。所以,员工们有女朋友的找女朋友,有男朋友的……好吧在起点这地方没人有,没女朋友的就找基友,总之为了自己不让在七夕当天形单影只被扣奖金,一群直男也算是豁出命了。就连那几个常年呆在山顶高贵冷艳的高岭之花也被迫出山找人,简直就是要掰弯全起点的节奏。
相比之下,妹子们找伴就轻松多了,随便找个同剧组的就能立刻解决这个问题,并且不惧怕任何奇奇怪怪的游戏。
除了妹子和原先有伴的之外,还有一群人找起伴来格外的轻松,比如灭运图录里那几对就差一步了的,再比如说全职高手这种本来就gay里gay气的小说,再比如说,惊悚乐园。

2.
封不觉在第一时间就找好了伴。
出乎一些人意料的是,觉哥并没有找雨姐。在这种有女主的小说里,不找女主做伴简直是天理不容,可是,觉哥就是没找。他找了他的发小王叹之。
很显然,他们整个剧组都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
就当其他人刚打算去勾搭黎若雨和古小灵时,她们俩又干脆利落的打碎了所有直男的心――黎若雨去找了古小灵,古小灵也愉快的答应了。
很显然,他们剧组仍然认为这事是理所当然的。
众直男掩面而泣:终于明白这是部什么小说了
所以当后来顾问挽着天一的手出现时,他们都麻木了。
同一个爹什么的,呵呵。

3.
同意的,全职剧组也是没烦恼的一员。
他们剧组本就是公司里最gay里gay气的。gay里gay气到什么程度呢?简单的说,就是全公司的直男都不敢经过那片地方的程度。
在他们剧组,找伴从来都不是个难事。除了第一直男杜明和已经有老婆的方明华,他们的伴儿都是同性。
据说之前魏琛想勾搭苏沐橙未果,受了楚云秀一顿揍后被喻队笑眯眯的拖走了。
直男们为老魏这种勇于抗争的精神鼓掌。
男主叶修被他弟弟臭着脸拉走了,听说走的时候还特别潇洒的对他弟笑,结果第二天没能出现在公司打卡。莫凡十分心灰意冷的和乔一帆一组,据说是打不过楚云秀被她把苏沐橙抢走了。高英杰在一旁气得打颤,成为了全剧组唯一一个要出去找伴的可怜人……
诸如此类的信息一条条的从全职剧组传出,足以让全公司的直男心惊胆颤。
难道就只有搞基这一条路了吗?
他们绝望的想着。

4.
公司内员工报纸的头条上,用红色的大字醒目的写着:“震惊,斗罗大陆剧组姬玄竟找了牧尘当伴!”

5.
次日头条:“震惊!天火大道剧组华丽竟找了男主蓝绝当伴!蓝倾当众表示不服?!”

6.
直男们说:“我们都习惯了。”
一个爹的,呵呵

7.
七夕前夜,家大业大的起点老总手一挥,给每对员工发了一套情侣装。
以全职为代表的剧组欢欢喜喜。
而大部分剧组则士气低迷。
直男们:我有句mmp不得不说。

8.
七夕当天,令到来的晋江公司员工出乎意料的是,起点的所有人都找到了伴,并且穿着情侣装“恩恩爱爱”。而他们,清一水的便装。
不过这并不影响什么,晋江出场时那股粉红的气息就彻底压到了了起点那边大部分的低气压。
起点,完败!

9.
中途搞了个小活动。
起点晋江各派六队来自不同剧组的,先一个公司中的两两对决,当众亲吻并测试心跳,低的那组获胜。
于是起点派了六队男的。
起点员工表示绝望并认为自己输定了。
于是晋江也派了六队男的。
晋江员工表示赞同并认为自己赢定了。
毫无疑问,起点这边获胜的是全职,惊悚和灭运图录剧组。
晋江那边也有三队出线。
据说晋江那几个的心跳基本没变,拼的就是初始心跳。
起点员工再次表示绝望。
最后结果却出乎意料,起点这边的一队居然拿到了冠军。
他们是!全职剧组的叶修叶秋。
晋江也服气了。
当众法式脸不红心不跳什么的,简直神技。
叶修和叶秋获得了起点老板的赞许。

10.
起点老板和晋江老板在角落里欣慰的看着这一切。
他们觉得自己就像搭桥的喜鹊一样高尚伟大。

11.
这是属于众多起点员工的数字。
让我们祝福他们。
起点员工:我有句mmp不知道该不该讲。

淦……
我就是那个倒在地上的……
所以←_←
我们应该坚强的爬起来……
抄刀子上!

闲瑜要考上区五十:

你看我,从来不写be。就算he不了也强行伪he(不

初城NYLon:

你们应该感谢我,我从来不写be
除了普诞

丢年—琼总的胖次:

所以求各位太太别发刀子

狗砸:

男默女泪。(叹气


神说我们有罪。

神说我们皆是踏着鲜血跌跌撞撞,迷途的羔羊。

―――以圣父,圣神,圣子之名。

―――阿门。

#封叹#夫夫性向一百问

*瞎鸡巴乱写
*随手摸鱼产物
*没想到写这玩意儿这么累
*这估计是我写过的最长的一篇了

1、请说出你的名字。
封不觉:大文豪封不觉!
王叹之:王叹之(规规矩矩)

2、年龄是?
封不觉:24
王叹之:24

3、性别是?
封不觉:(毫不犹豫)女(被王叹之打了一巴掌)男……
王叹之:男

4、你的性格是?
封不觉:那还用说?像我这么英明神武的人才华横溢的天才,性格自然是最好的,要不是小叹那我肯定是党组织找社会主义的接班人首选啊。
王叹之:嗯……觉哥和小灵说我有点呆……我觉得觉哥就是想突出自己的优越感才说的。(老实)
封不觉:喂喂,我觉得你在说我放屁啊。

5、对方的性格是?
封不觉:有点傻,不过被本大爷我调教了这么多年,比起旁人自然是聪明多了。
王叹之:天下第一……的不要脸主义接班人。中二病晚期。

6、二人什么时候见到的?在哪里?
王叹之:啊一年级吧,有点不记得了,我是转学过去的。在班里啊。
封不觉:是一年级第一学期第4周。在那个破学校的教室里。

7、对对方的第一印象是?
王叹之:他的自我介绍长到令我震惊。
封不觉:有钱人加肥羊?

8、喜欢对方的哪里?
王叹之:干正事的时候很……帅。
封不觉:身上那种固执的气质吧。虽然平常不太看得出来,但确实很吸引我。

9、讨厌对方的哪里?
王叹之:我可以说很多吗?(虚着眼)
封不觉:当然不可以!他有时候太傻了,我得帮着擦屁股(无奈摊手)

10、觉得你和对方的相性如何?
王叹之:挺好的吧。
封不觉:好得很。

11、怎么称呼对方的?
王叹之:觉哥
封不觉:小叹

12、希望对方怎么叫你?
封不觉:老公?算了吧,鸡毛疙瘩一身。就这样挺好的。
王叹之:呃……我也觉得这样就好了。

13、如果把对方比做动物的话是什么?
封不觉:王白兔!白又白!两只耳朵竖起来!(突然唱歌)
王叹之:喂觉哥你够了啊!狐狸吧……不对,狐狸加孤狼。

14、如果送对方礼物会送什么?
封不觉:自己啊。(一脸理所当然)
王叹之:他喜欢的明星签名的鞋之类的。

15、希望得到什么礼物呢?
封不觉:王叹之。(正经)
王叹之:觉哥(脸红)

16、有对对方不满的地方吗?有的话是什么?
封不觉:这问题怎么是重复的啊喂!没有不满,傻点好拐。
王叹之:有有有,多了去了。比如说……唔唔唔!

(由于王叹之同志被封不觉同志强行捂住嘴巴,咱直接去下个问题)

17、你有什么坏毛病?
封不觉:怎么可能!我没毛病。
王叹之:固执,不开窍。

18、对方有什么坏毛病?
王叹之:情商低到了一种境界。
封不觉:他那是污蔑!

19、讨厌对方做什么?
王叹之:中二病发作
封不觉:偏要去做自己能力范围之外的事。

20、你做了什么对方会生气?
封不觉:强行吻他。
王叹之:觉哥!!
封不觉:哎我知道你害羞,于是我帮你说啊。
王叹之:暴走状态过后每次他都会很生气。虽然我认为这不是我的错。

21、两人的关系到什么程度了?
封不觉:白天拉拉小手亲亲小嘴,晚上滚滚床单。
王叹之:觉!!哥!!
封不觉:哎我在。

22、二人初次约会是在哪里?
封不觉:好像没这事?
王叹之:好像没有。。。
23、那个时候两人是什么气氛?
王叹之:都说没有了,跳过跳过。

24、会地点是?
封不觉:……啰嗦的凡人

26、对方的生日,会怎么庆祝?
封不觉:送礼物然后……带他刷一个二人副本?
王叹之:都听觉哥的。

27、告白的是哪方?
封不觉:说来你们可能不信……是他。
王叹之:嗯,是我。

28、对对方喜欢到什么程度呢?
王叹之:付出生命吧。
封不觉:……
封不觉:我估计,他死了我就算把地狱翻了也要把灵魂找回来。

29、那么、是爱吗?
王叹之:是。
封不觉:废话。

30、对方说了就没办法了的话是?
王叹之:其实……呃只要他说了就没办法。
封不觉:大概是“觉……觉哥……”
(那岂不是都没办法→_→)

31、怀疑对方见异思迁!怎么办?
王叹之:祝他幸福。
封不觉:杀了那个东西。

32、能容许见异思迁吗?
王叹之:……如果他执意……绝交吧,可能。
封不觉:绝对不能。

33、约会时对方迟到一个小时,怎么办?
王叹之:从来没迟到过。
封不觉:那就等咯,或者打个电话问问是不是出事了。

34、最喜欢对方身体的哪里?
王叹之:……手(偏过脸)
封不觉:腰啊。

35、对方什么样子最妖艳(色情)?
王叹之:妖艳??
封不觉:被我操哭时的样子。(觉哥冷静,还没到后五十题。)

36、二人在一起什么时候会觉得紧张?
王叹之:没有,一直感觉很安全。
封不觉:我裤子都脱了他叫我等等他先研究完这个操作。

37、有对对方说谎吗?擅长说谎吗?
王叹之:没有。不擅长啊。
封不觉:有的。基础技能啊。

38、什么时候觉得最幸福?
王叹之:醒来他在我身边。
封不觉:说来惭愧……从游戏舱里一起出来时。

39、有吵过架吗?
王叹之:没有吧……记不得了。
封不觉:没有。

40、是怎么样的吵架呢?
封不觉:都说了没有了!

41、怎么样和好呢?
封不觉:闭嘴下一题。

42、即使转生也想成为恋人吗?
封不觉:当然。
王叹之:嗯。

43、觉得「我是被爱着的」是什么时候?
王叹之:带我刷副本的时候????
封不觉:我感觉是每时每刻。
王叹之:国家咋没扯你脸皮去做防弹衣啊。
44、觉得「难道不爱我了吗……」是什么时候?
封不觉:不存在的。
王叹之:啊?为什么要这样想啊?

45、你的爱的表现方法是?
封不觉:好好过日子。
王叹之:一直就着他吧。

46、和对方像的花是?
王叹之:花?无法想象。
封不觉:茉莉或姜花?反正很白很香就对了。

47、二人之间有隐瞒的事吗?
王叹之:没有。
封不觉:有。

48、你的情结是?
王叹之:这是什么?(茫然)
封不觉:这是什么?(于是跟着一起装)

49、二人的关系是周围的人公认的?还是极秘?
王叹之:公认的。
封不觉:公认的。

50、认为二人的爱会持续永远吗?
封不觉:会。
王叹之:会。

51、你是攻?受?
封不觉:攻。
王叹之:受。

52、怎么决定的呢?
王叹之:不知道,自然而然就……
封不觉:当然是我决定的。

53、对这个状况满足吗?
王叹之:嗯。
封不觉:非常满足。

54、初次是在哪里?
封不觉:我家,当时他表白万我就直接上了。
王叹之:……(红着脸表示不想回答)

55、那时候的感想是…
封不觉:心满意足,如愿以偿。
王叹之:有点……疼,但挺满足的。

56、那时候,对方是什么样子?
封不觉:漂亮极了,眼睛亮晶晶的。
王叹之:还不是被……被你弄的!

57、初夜后的早上。最早说的是什么?
封不觉:早上好?
王叹之:卧槽。

58、一周做几次?
封不觉:看我心情。
王叹之:看我心情。
(好像暴露了什么→_→)

59、一夜做几次?
封不觉:两到三次吧。
王叹之:不一定→_→

60、是怎样的H ?
封不觉:这玩意儿还分类??
王叹之:什么???

61、自己最有感觉的地方是?
封不觉:耳垂。
王叹之:腰。每次觉哥一挠就好想笑。
封不觉:……(不是问这个啊喂。)

62、对方最有感觉的地方是?
封不觉:腰。
王叹之:不清楚哎(迷茫而天真的小眼神。)

63、H 时的对方一言以蔽之的话?
封不觉:可爱,想狠狠的日。
王叹之:唉唉唉唉唉唉!!!
王叹之:有……有点可怕。

64、说白了对H 是喜欢?还是讨厌?
封不觉:喜欢极了。
王叹之:喜,喜欢(脸红)

65、一般情况下H 的场所?
封不觉:床,沙发,餐桌,厨房,地面……(掰着指头一个个数)
王叹之:唉唉唉唉唉唉!你你你别说了!

66、想要试的场合是?(时间、地点、服装等)
封不觉:一直想在试衣间玩一场。可以他不给。其实我也想在游戏仓里试试。(遗憾脸)
王叹之:我说了那会弄坏游戏仓的了!!!

67、洗澡是在H 前?还是后?
封不觉:看心情。
王叹之:之后一定会洗一次。

68、H 时两人有约定吗?
王叹之:约定?为什么要有约定?
封不觉露出了一个狡诈的笑。
(好的咱下一题〔狂冒冷汗〕)

69、有和对方以外的人H 过吗?
封不觉:没有。
王叹之:没有。

70、对‘如果得不到心也要得到身体’这种说法赞成?反对?
封不觉:……当然是反对!(其实是赞成的〔事后采访结果〕)
王叹之:反对!(义正言辞)

71、对方被混蛋強姦了!怎么办?
王叹之:不可能的。我可能比较担心那个人。
封不觉:我也比较担心那个人。

72、H 之前和之后,哪个更觉得害羞?
封不觉:没什么好害羞啊的hhhh
王叹之:……(沉默)都,都挺害羞的。

73、「只有今晚、因为太寂寞了……」。好友这么说着来要求H 的话,怎么办?
封不觉:嗯……我觉得可能我这一生都不会遇到这种事。
王叹之:觉哥会出现并且带走我啊,没什么好纠结的。

74、觉得自己H 的技术好吗?
封不觉:好啊。
王叹之:……我,不,干,了!!!

75、对方H 的技术好吗?
封不觉:好啊。
王叹之:…………

76、H 时希望对方说的话是?
封不觉:“啊~好爽~再用力点~”(捏着嗓子喊)
王叹之:……闭嘴吧觉哥 ……导演我想重新回答42题。
王叹之:是“做完这次休息吧”。不过暂时没出现过。

77、H 时喜欢看到的对方的样子是?
封不觉:眼角泛红,手指捂嘴一副想叫又害羞的样子最可爱了。
王叹之:导演下一题!
(行行行王大爷)

78、觉得和恋人以外的人H 也好吗?
封不觉:当然不好。
王叹之:不行。

  79、对SM 有兴趣吗?
封不觉:没有,怎么会有呢~〔事后采访结果表示封大爷其实已经网购了一套装备准备慢慢研究了〕
王叹之:不不不,没有。

80、突然对方不寻求**了怎么办?
封不觉:从来就没有寻求过好吗?(怨念)
王叹之:行啊,开心啊。

81、对强*怎么想?
封不觉:那些都是该死的社会残渣。
王叹之:赞同觉哥的。

  82、H 最棘手的是?
封不觉:没有棘手的!
王叹之:事后清理,他总想着再来一发。

83、至今最惊险的H 的地点是?
封不觉:嗯……有次在游戏里我让伍迪帮忙开了权限,两人残血的情况下在战壕里。
王叹之:他真的是疯了那次!

84、受方有主动要求H 过吗?
封不觉:很遗憾,没有。
王叹之:没有。

85、那时攻方的反应是?
(好好好不浪费你们时间了下一题)

86、攻方有强*过吗?
封不觉:我是那样的人吗??!
王叹之:我觉得第一次可以判定为强*(虚着眼)

87、那时受方的反应是?
封不觉:如果那次算的话……我看他挺享受的??
王叹之:滚!

88、理想中的「H 的对象」是怎样?
封不觉:他这样啊。
王叹之:觉哥那样。(脸红)

89、对方符合理想吗?
封不觉:符合极了。
王叹之:符合……

90、H 时使用小道具吗?
封不觉:唔……没用过
王叹之:喂喂听你的口气好像很有兴趣啊。
封不觉:哪里?我都说了我对sm没兴趣了hhhh

91、你的「初次」是几岁的时候?
封不觉:23
王叹之:23

92、对方就是现在这个吗?
封不觉:导演你这题怎么出的!有意义吗?!
(好好好封大爷咱下一题)

93、最喜欢哪里被KISS ?
王叹之:……肚……肚子……(十分害羞的低头)
封不觉:哪里都喜欢(笑眯眯)

94、最喜欢KISS 哪里?
封不觉:嗯……【哔――――】
王叹之:为什么会有消音啊!觉哥你说了什么!!

95、H 时做什么对方最高兴?
封不觉:一边做一边亲他。亲测√
王叹之:喊他的名字。

96、H 的时候,想些什么呢?
封不觉:想他。
王叹之:我在想等会怎么清理(←_←)

97、如果对方变成女性,你会怎么样?
封不觉:娶了他并且昭告天下这是我老婆。如果他不愿意就去找伍迪,逼也要逼伍迪把他变回来。
王叹之:呃给觉哥试几套裙子……
封不觉又想起了当年被恐惧支配的恐惧。
(我在瞎鸡巴说些什么啊[捂脸])
王叹之:说笑的说笑的,去找爷爷把他试着变回来吧。

98、H 时,是自己脱衣服?还是被脱?
封不觉:自己脱,我倒是想让他帮我脱啊(封不觉式委屈)
王叹之:一般是他帮我脱(脸红)

99、对你来说H 是?
封不觉:每日奖励【划掉】表达和传递爱的方式。
王叹之:每日打卡【死鱼眼】

100、对对方说一句话吧
封不觉:小叹,破剑茶寮寮主夫人一位还空着,你要不要。
王叹之:不要,滚。
封不觉表示委屈。
王叹之:你夫人的位置还空着吗?我可不要当那什么破寮寮主的夫人。
封不觉:空着空着!热烈欢迎!

101、没错这题就是蠢作者自己加的。
感谢封大爷和王大爷的参加~
哎哎哎录制组录制组,可以关机器回家睡觉了。

#双鬼道#叛道【一】

*百粉点文
*全员现代设定
*有私设
*微量澄瑶

邪教慎入w
私心加个澄瑶的tag
文风挑战hhhh
我记得之前看过这种写法,但不记得是哪个太太写的了,要是有人知道可以顺便告诉我一下吗?

1.
在薛洋带着晓星辰的手机来找他修之前,他其实和薛洋有几分交情。
那是在多年前的一次聚会上,举办方为了搞什么风雅,把聚会地点定在了一个公园的湖边,请了数十名所谓的上流人士,谈笑风生的扯淡。
哼,一个个装的倒还挺好。
不知哪个讨债的把话题扯到了他身上,见他一直握着个空杯子没动口,便叫嚣这让他喝酒。人都把酒杯端到他面前了,他愣是手一挥,把酒撒了一地。哈,当时江澄脸上那色,现在想起来都可以就着吃碗饭。人群里就只有一个站在金光瑶身旁的长发少年脸色正常还带着笑,在他望过去的时候还冲他咧了咧嘴。
嗯,断了根指,怪难受的。
他也回了个笑。

2.
从聚会回去的路上,他推了把魏无羡:“魏无羡,知道点礼节好不好,今天你这一闹,明天这事能传遍整个圈子!”罪魁祸首当时正玩着PSP呢,低着头把他那小破机子按的噼里啪啦响,被他这一推,也不知道按到了哪个键,PSP吱吱一顿乱响,片刻后冒出根青烟,熄火了。
魏无羡也不在意,随手把他那机子塞裤口袋里,把扎的好好的衬衫胡乱扯了扯:“没事师妹,他们不敢拿我怎么办的,最多骂骂道德败坏,反正平时也没少被你这么骂过。”
他抓了把头发,真是被这不知死活的狂妄混蛋堵得没脾气了,抬手就朝着旁边那个把正装穿成十块地摊货的混蛋的后脑勺招呼了一巴掌。
“说正事!别和我嘻嘻哈哈的了。”他皱眉,三步两步的赶上魏无羡和他走到一起:“站在金光瑶旁边那小子,没错就是那个断了根手指的人,你看到没?”魏无羡双手揣进口袋,老老实实点头。“名字知道吗?”魏无羡把手拿了出来,老老实实的摇头。“他叫薛洋,现在金光瑶身边的红人呢。”似乎察觉到了自己语气有些奇怪,他微微偏头清了清嗓:“你可别哪天脑子抽了把他得罪了,好好相处,这对我们生意很重要。哎!你听到没!”
他满意的看到魏无羡规规矩矩的点了头。
但是。
他手神经质的抽了抽,像是想握住什么东西,却又硬逼着松开了。
那小子成天在金光瑶面前晃,真让人不爽。
他加快两步跟上魏无羡的步伐。

3.
他有些心不在焉的走在路上。金光瑶那家伙今天有事,难得没有跟着他一起出来。他又不想待着家里无聊,于是便出来四处晃荡。
切,说什么有事,不就是去找那个姓江的吗。
他不屑的撇了撇嘴。
不过,说起这姓江的,他倒想到个人。
那倒也是个有趣的人物。他想起前些天聚会时,少年当众打翻酒杯的情境,玩味地绕了绕耳边的垂下来的碎发。
隔远了也没怎么看清脸,不过他记得,那人好像是叫……魏无羡吧。
嗯,是个好名字,别长的歪瓜裂枣的,白瞎了这名字就好……
乱七八糟的想了一路,他也没注意自个儿在往哪儿走,现在回神了来定睛一看,才发现他已经走到个平日里不常来的地方。
这是个老城区了,有很多旧时的建筑都未被拆除,混着一些不知哪朝哪代修的重檐翘角,看着倒有几分古意。以往金光瑶和他出来时总嫌弃这地方太旧太脏,所以他也没怎么来过这。
不过这次一来,他却有几分喜欢这地方。究其原因,他在路旁看到了个卖糖画的小车。这一看他就乐了,没想到这地方还有卖糖画的,他可是很久都没看到了。
这时天也不早了,他低头翻翻口袋,确定自己带足了钱,又看到那小贩正准备收摊回家,锅都收好了,只剩车旁插着的最后一支糖画,忙忙冲上前,双手往台上一撑。
“老板,您这糖画我买了!”
“老板,您这糖画我买了!”
嗯?重音?有人敢跟我抢?
他转头,看到一个套着破破烂烂的白褂和大裤衩,蹬着一双人字拖的青年。
“……”
他还是第一次见这么不修边幅的人。
那青年反应倒是比他快,愣了一下,出声道:“薛洋兄?”
“你认识我?”
“啊之前见过过一面的,我是魏无羡。”
他看着魏无羡久久没出声,就在魏无羡忍不住把目光瞟向一旁的糖画的时候,他才哦了一声。
原来这人,比名字还好看几分啊。
不过就算如此,他还是伸手毅然决然的按住了糖画,并快速的扔了钱走人。
嗯,这糖画有点甜过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