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惶北顾

#全职魔道凹凸惊悚#
#沉迷柳叶刀无法自拔#
#杂食性死鱼#
就算全世界都在吃叹封我也要坚强的扛起封叹大旗

#伍封#猫的报仇【一】

*脑子有病产物
*不用管傻作者
*ooc预警
建议搭配bgm葫芦娃观看
封不觉的地狱神奇之旅www

漆黑无风的夜晚。静谧的房间。惨白的月光穿过窗子拖出两道长长的影子。
一场男人和猫之间的对决。
男人留着凌乱的刘海,虎目圆睁,周身似有王霸之气溢出。他一手提着笼子,一手指着面前的猫大声呵斥道:“孽畜!还不快快降伏于吾!”
那猫儿不退反进,咧开嘴弓起身,竟口吐人言:“你休想!我可是72柱魔神之一的葵莫莉,怎能被当做那些凡猫一般侮辱!”
局面一度僵持不下,男人和猫谁都不肯后退半步。
片刻之后,男人终是没了耐心,他将手上的笼子狠狠得扔在地上,咬牙切齿道:“哼,我管你是葵莫莉,还是莫莉葵,下次再让我从游戏舱中出来时踩到你的排泄物,非把你剁了下饭不可。”
他抬头看了眼时间,烦躁地抓了把头发。“啧,大半夜还要和只猫讨论排泄问题,真让人不爽。”
虽然这样说着,但他还是走去厨房,拿了纸巾勤勤恳恳地铲屎。边铲边叹气,这就是每个铲屎官的结局吧。
原著主角封不觉,也就是现在这个正在铲屎的家伙,是个职业作家,他自称大文豪,但实际上。
铲屎的家伙猛的直起身,捡起一旁的笼子将放松警惕的猫儿唰地一下罩了起来。他微微一笑,露出两颗白色的尖牙。“我改变主意了。”他笑着说。“还是把你罩起来比较好。”
是个大无赖。
阿萨斯在笼子里挣扎了一会儿,无果,只得愤怒的朝封不觉叫道:“封不觉!你这个家伙!放我出去!”
“不。”封不觉朝阿萨斯摆了摆手。“你好好的待一晚上吧,葵莫莉大人。小的先去睡了。”他伸了个懒腰,走进里间。片刻后,里间的灯灭了。
徒留一只猫在笼子里散发着怨念。
第二天早上从房间里走出来看到客厅时。封不觉还有些发蒙。他深吸了一口气,刚睡醒的脑子在氧气的作用下混混沌沌的开始运转,顺带让他看清了整个客厅。
客厅像被歹徒野蛮的侵略过一样,沙发,茶几全部翻倒在地上,上面林林碎碎的东西散了一地。封不觉心疼的上前捡起他的碟子和杂志,然后把目光转向了那个罪魁祸首——虽然还并没有任何证据,但封不觉感肯定就是它干的。
猫还静静地躺在笼子里,看样子是睡着了。
封不觉仔细地打量了一下,确定笼子没出什么问题。
“看起来,从古尘那拿的东西也不是那么可信的,啧他说好困在里面的东西会丧失力量的。”他摸了摸下巴,在心里将古尘歧视了一番,才抱着他那一叠的杂志和碟子蹲在了笼子前。“只是没让它跑出来。”他满意地想。
封不觉伸手敲了敲笼子,笑着道:“大人,昨夜睡得如何,我看您精力还不错啊。”
猫儿猛地睁开了眼,赤红色的瞳孔倒让封不觉吓了一跳。
它缓缓低下头,发出来一阵诡异笑声。
“嘿嘿嘿,又见面了,封不觉先生。”
封不觉手上的一堆东西啪的全摔到了地上。
伍迪被放了出来。面对封不觉的疑问,他表示他也很奇怪,为什么一觉醒来自己就变成只猫了。
封不觉虚着眼,呵呵笑道:“你指望我信你的话?我只想让你赔我的碟子。”
伍迪有点苦恼的用爪子蹭了蹭头——封不觉实在无法想象出伍迪用他本体做这个动作的样子,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说道:“哎呦,你不信我啊,那可麻烦了。这可是真话。”伍迪摊了摊爪子——原谅我只能用这个词形容,“我是想找你来着,不过不太想睁开眼发现被个笼子罩着。”
“也就是说,你只有一些事不清楚?”封不觉狡诈的眯了眯眼。伍迪也不隐瞒,说道:“是的,比如说我为什么会变成猫。。。。等等。”
封不觉抱起胳膊冷冷的笑了一声。
“我记得之前,席德那小子给我吃了块糕点,他说是他自己考的,啧,我是说味道怎么那么奇怪。”
“也就是说,现在,找到席德弄他一顿,你就可以滚回地狱,我也可以讨到我碟子的补偿。”
“如果你执意讨要补偿的话,嘿嘿嘿,那么,是的。”
“那还等什么。”封不觉思考了一下截稿日期后,猛的从沙发上站起“我早就想去地狱那儿玩一场了。”

评论(8)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