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惶北顾

#全职魔道凹凸惊悚#
#沉迷柳叶刀无法自拔#
#杂食性死鱼#
就算全世界都在吃叹封我也要坚强的扛起封叹大旗

#澄羡#一碗莲藕排骨,加糖。【中四】

*小甜饼不虐
*不按原著,时间线截止于魏无羡重生之前
*基情属于云梦双杰
*ooc属于我
*作者最大

高烧39.4坚持着码字
我这么勤奋你们快夸奖我w
暑假之前不完结直播吃仰望星空
说到做到


不夜天之后,江家主身上的毛病不知为何又多添了一个。
下人都在暗地里感叹,自从不夜天一战后,家主的脾气越来越暴躁了,而且还听不得任何有关魏,羡,婴之类的字眼。
很为难啊这。
江家主表示,我的家,我最大。
今天有大人物来,江家的下人已经忙活了一天了,从庭院到主堂的路上,挂满了带着江家的家纹的灯笼。
这可是最高规格的迎接礼。
戌时将近的时候,门口传来了马的嘶鸣声。下人们纷纷放下手中的工作,站在路的两旁迎接贵客的来临。
“江家主,你这庭院倒是不错。”
一个人影随着声音出现在江家门口,他挑挑眉,抬手在虚空里做出一个叩门的动作,笑道:“金家家主,金光瑶特来拜访。”
金家家主,金光瑶。
江澄脸在一瞬间扭曲了一下,但是为了大局,他还是扯出一个微笑,起身去迎接金光瑶。
也不知为什么,江澄一直十分不喜这一届的金家家主。
“金家主,好久不见,近来可好?”
“有劳江家主挂心了,在下近来安好。”
说完后,他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对着江澄问道:“倒是江家主你,近来可好?”
江澄张张嘴,刚想说话,却听到金光瑶再次开口道:“唉,不用说了,魏无羡那事,对您来说,打击很大吧。这我也理解,任谁发现自己最亲密的伙伴居然是这样一个人,也不会好受。”
下人:卧槽!!说出来了!!妈妈我好怕!!
江澄垂在身侧的手在一瞬间握紧,手背上青筋突暴,指甲深深地扎进肉里。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花上所有的理智才使自己平静下来,咬着牙,一字一句地说:“那么,金家主,您今天来的目的是什么。”
既然金光瑶已经说的这么明显了,他也不必要再装着客套下去了。
金光瑶拍手笑道:“不愧是江家主,这么快就猜到了,那么,就让我们好好地谈谈吧。”
“请。”
江澄忍着怒气,将金光瑶领到主堂。吩咐下人散去后,江澄往椅背上一靠,黑着脸,对金光瑶问道:“好了,说吧,你想干什么。”
金光瑶还是那副笑眯眯的样子,与江澄的气急败坏产生了鲜明的对比。他笑道:“不要那么急躁,江家主,我这里有个东西要送给你。”他从袖口里掏出一个木雕,放在桌上。
那是一个母子蟾蜍,小的蟾蜍趴在大的蟾蜍的背上,本是祝福人丁兴旺的意思,但是这块用漆黑的木头雕刻出来的木雕却让人感到一股寒意。
江澄看都没看这木雕一眼,仍然直直地盯着金光瑶。
金光瑶无奈地耸耸肩“江家主您这么直白,我也不绕圈子了。”他调整了一下姿势,直起身,迎向江澄的视线。
“江家主,您想让魏无羡死吗。”
啪——
一声巨响,江澄坐着的红木椅子的把手被他硬生生掰了下来。握紧的手里流出了丝丝血迹,他死死瞪着那个坐在凳子上一脸风轻云淡的人,几乎想上前一刀杀了他。
但他忍住了。
“什么,意思。”他艰难地说。
“没什么意思,江家主想好后可以去金家找在下,在下静候您的拜访。”说罢,金光瑶行了个礼,转身离去。
江澄在金光瑶离去后,反而意外的平静下来,他松开紧握的拳头,静静看着手心里那一串半月形的伤口。片刻之后,他起身,随手把椅把扔到一边,走上前把金光瑶留在桌子上的木雕拿起来,看着母子蟾蜍发呆。
人丁兴旺。
哈,好一个人丁兴旺。
金光瑶,我江家的事,轮不到你来插手。
他抬起手,将木雕狠狠地摔在地上,小的蟾蜍和大的蟾蜍在重击下分开,不复之前亲密无间的样子。
江澄冷冷地看着地上母子分离的蟾蜍木雕,突然感到一阵子寒意。
人丁兴旺吗……
就剩一人的家,如何人丁兴旺?
江澄唤来下人打扫后便离开了主堂,他真的不能再呆在那里了。
“你想要魏无羡死吗。”
金光瑶的话就像一个诅咒,在他的脑中不断的回响。
想要魏无羡死吗?
不,不想。
就算他死了,他也不会想魏无羡死。
那可是他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
在江澄看不到的地方,一只浑身墨绿的小虫沿着他的衣角爬了上去。

金光瑶坐在马车上,盯着一张写满了字的锦缎低低地笑了起来。
“江澄,你一定会来找我的。”
锦缎上文字的开头,写着几个大字。
傀儡蛊。
三天后发作。

评论(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