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惶北顾

#全职魔道凹凸惊悚#
#沉迷柳叶刀无法自拔#
#杂食性死鱼#
就算全世界都在吃叹封我也要坚强的扛起封叹大旗

#六爻##一份不合格的书评#


表白priest大大!
文艺什么的果然不适合我orz

#六爻#
第一招,鹏程万裡,少年游。
还记得当年程潜初入扶摇,见到的第一位师兄,便是李筠。
师父传授的扶摇木剑,第一次在师兄身上看到,也是李筠所舞。
少年豪气千万种。
犹记当年那扶摇之上的舞剑者,少年义气风发,有如九天扶摇。
百年倥偬,或许当年热血已冷,或许少年义气不再,或许扶摇木剑已折,大鹏堕于於九天。
但那藏在骨子裡的自尊於与傲气,或许从未消失。
抱朴二字,也真是绝妙。
毕竟 千古九连环只一人耳。
这才是李二爷。
欢迎回来,二师兄。

#六爻# 我扶摇派自古走的所是人道,这狗屁老天与我们有什么关系?
四师弟韩渊,魔修。
扶摇派每代必出妖孽,这一代的姓韩名渊。
谁也没想到,当年被师父木椿随手捡回来的小乞丐,会成為一代万魔之宗。
百万怨魂之因,报在了谁身上,谁也说不清。
从未将你逐出过扶摇派。
那可是他们当年尚未引气就去后山救回来的小师弟。
喂韩渊,看看你自己,你可是扶摇的四弟子啊。
像什么样子。

#六爻#
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去以六月息者也。
程潜,程潜
腾天,潜渊
当年受戒,老者摸著少年的头,说出自在二字。
少年懵懂,不知两字之意 。
只当是寻常之意,冠以自在之字。 却不知,这两字已将他前程算尽。
纵使肉身消亡,躯壳从塑。
纵使身负原罪,世人不解。
但初心未改,本意未忘。
人活一世,不就是为了自在二字?
怕什么,天塌了,顶著就好了。

#六爻#
扶摇派的掌门,还没死呢。
严家少爷严争鸣。 本是娇纵的性子,游戏人间,不知愁何味。
但人总要為自己的劣根付出代价。
东海的墨云翻滚,带著万千鬼影的魔修跃跃欲试。
青龙岛有恶蛟称龙,天衍之人何能蒙蔽大道。
心爱之人无法輓留,仇恨之人无法除去 。
玉石仍需琢磨才可成器。
以劫為刀,以身化石。
我扶摇之人,永不甘心只活在他人的记忆里,十大门派之首,要定了。
一剑霜寒十六州。
怎麼说,我也是开山大弟子啊。
是扶摇派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第一人啊。
是吧,师父。
不负汝望。

#六爻#
鯤飞九万里,故称之鹏。
小师妹韩潭。
虽不自知,但她确是扶摇派里最受宠爱的一个。
作為天妖,她被保护得太好了。
最艰难的时候尚且懵懂,最危险的时候有人相护。
洪荒相伴,则為天;
浴血而生,则為妖。
故称之曰, 天妖。
不浴血,何為妖?
三千年的道行强行运转定不好受啊。
可再痛也痛不过眼睁睁瞧著自己同们魂飞魄散。
双臂遮天,神鸟的后裔,何人敢阻拦?
三味真火翻腾,似能焚尽一切不洁之物。
若有韩潭,吾愿以夜度之。

#六爻#
何人配冠北冥之名? 那都是鼠目寸光的凡人们妄自尊大罢了。
他们说,北冥之水黑暗无穷,只有万魔之宗才可以配上。
他们说,北冥之水幽暗无边,深处藏著最為荒谬的真相。
纵使被万人唾弃,也会坚强地挡在心爱之物前麵。
不止是责任。
北冥幽暗,却也有鹏程九天的鯤。
最深处的水,似乎仍是蓝色的。
亦如天空一般磊落。
十万八千阶不悔台,削去真元,就算是当世大能,也只能如凡人一般走上去。
记忆深处少年的笑容,如扶摇山上的夏花一样灿烂。
没有人与他轮流执剑、彼此护卫,他独自背负著无处诉说的非分之想,在心魔与良心的双重拷问下,背离尘世,踏血而来。

#六爻#
吾才识浅薄,天生愚笨。 单凭一杆笔,写不出韩木椿的洒脱自然,写不出唐轸的隐忍算计。 所以,就在此停笔,各位勿嫌。

#六爻#
扶摇木剑法!强身又健体!通气还活血!活到塞神仙!
今天的年大大也有认真练剑呢~

评论(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