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惶北顾

#全职魔道凹凸惊悚#
#沉迷柳叶刀无法自拔#
#杂食性死鱼#
就算全世界都在吃叹封我也要坚强的扛起封叹大旗

#澄羡#一碗莲藕排骨,加糖。【中三】

*小甜饼不虐
*不按原著,时间线截止于魏无羡重生之前
*基情属于云梦双杰
*ooc属于我
*作者最大
@月稍-小十儿
被这个小天使一声大大喊得热血沸腾,于是手速爆发写了一篇,仍然不是很多,凑合着看吧,你们要原谅一个三党orz
我知道这不能成为我不更的理由orz
以下正文



“喂好了起来了,装什么死啊真是的。每次你来我都得老上一两岁,真是的。”方姨去门口拿了灯,再走回空地,伸手抓了抓头发,走到法阵中央,揪着中央那个躺地上装尸体的人的耳朵打算把他拎起来,她的脸色在灯光的照耀下似有几分苍白。魏无羡被她拎着耳朵提起了半截身子,却又在她放手时砰的一声掉回地面。
“喂喂不是吧,真死了?我感觉没出差错啊。”
似是察觉到了情况的不对,方姨皱起眉头,蹲下身打算用手去试探一下魏无羡的鼻息。手,在快要靠近魏无羡的时候停住了。那本来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装尸体的魏无羡,猛地睁开了眼。
方姨:“。。。”
魏无羡:“。。。”
两人无比尴尬的对视了一会儿,方姨才慢慢把悬在半空中的手收了回来,面带嘲讽,“没死啊,没死就好,我还担心你死了呢。埋起来那可得多麻烦。”魏无羡缓缓的爬起了身,挑眉:“让您失望了,我还没死呢。”
“真没问题?”
“没呢,能有什么问题啊,哈哈哈。”......吧
“那好,赶快滚回你的乱葬岗,别在这脏了我的法阵。”方姨单手叉着腰,把提灯往魏无羡手里一塞,朝着来时的方向扬了扬下巴,准备赶人。
魏无羡接了灯朝地面上走去,方姨却并没有跟来,仍然站在法阵中,随着灯源的远离,浓重的黑暗一点一点的蔓上她的身体,几十年未变过的容颜在此时竟显得无比苍白和衰老,魏无羡敏锐的发现她的鬓角似乎有些发白。她整个人好像融在了黑暗里一般,神秘却又有种说不出的温暖。
快到门口的时候,魏无羡停下了脚步,转头对着那已经看不见的人的地方低低地说道:“方姨,对不起,还有,辛苦你了。”阶梯下石门关闭发出的声音传来,魏无羡闭了闭眼,静静的站立了一会之后又猛地睁开,伸手推开门,走出这间密室。
他听到了。
那一声语调十分欠揍却格外柔软的臭小子。
他听到了。
这个被他称为方姨的女人,他其实一点都不清楚她。在当年他因为把金丹挖给江澄所以连靠近他都会疼的满地打滚以为自己要完了的时候,是这个自称姓方的女人救了他。她说她是他父母的朋友,她说她欠了他父母的人情来还,她说以后再出现这样的问题可以去找她,她说......
魏无羡对她所有的了解都建立在她所说的基础上,现在仔细回想起来,除了知道她姓方,是父母的朋友之外,好像其余的都不知道。不过当年魏无羡也不在意这个,只要有人能让他靠近江澄,不管是他父母的朋友还是他朋友的父母,都和他父母没什么区别。
所以即使他当年清清楚楚的看到每次给他治疗后方姨的脸都会白的和乱葬岗的原住民没啥区别,即使他明明知道这个法阵若要启动需要多大的代价,仍是昧着良心前来要求治疗。而方姨,总是不会拒绝。
对不起。可是很抱歉,我,无法控制。
日夜不息的飞奔回乱葬岗,魏无羡才感觉心里轻松了一些,只是刚才一路飞奔没感觉出来,现在停下来,先前被刻意忽略的疼痛感一下子涌了上来,丹田处又在隐隐作痛。魏无羡微微弯腰,皱眉道:“不应该啊,方姨已经给我压制过了,为什么还会发作,没有效果吗。”
走到床边坐下,暗自运气调息了一会,那股暗痛才被缓缓的压下。
“事到如今,我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了。”
似是在和谁说话,也似是自言自语,魏无羡叹口气,站起身走到院子里。他觉得这一个月来,他叹的气比以往都要多。
他是真的没主意了。
温情死了,温宁现在生死不明。而至不夜天一战,他已经和正道彻底闹翻了,没有半点握手言和的可能。江澄那边,又因为杀了师姐对自己恨之入骨,也无法再回到从前。更别说那颗金丹的隐患了。自己现在,是彻底的无家之人了。
有那么一瞬间,操控百万凶尸的夷陵老祖,产生了想要和他们一样的想法。
只是凶尸,不需要去想这些人世间的七七八八,只要听从指令就好了。
对吧,多轻松啊。
多轻松啊。
轻松啊。
松啊。
啊。
魏无羡猛的清醒过来,回想起刚刚的想法,竟被惊出了一头的冷汗。
自己这是,生出心魔了。

评论(12)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