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惶北顾

#全职魔道凹凸惊悚#
#沉迷柳叶刀无法自拔#
#杂食性死鱼#
就算全世界都在吃叹封我也要坚强的扛起封叹大旗

#澄羡#一碗莲藕排骨,加糖。【中二】

*小甜饼不虐
*不按原著,时间线截止于魏无羡重生之前
*基情属于云梦双杰
*ooc属于我
*作者最大
唔由于一些三次的原因最近要弧很长一段时间,所以一狠心就把这点为数不多的存稿发出来了,希望不要嫌弃www
ps:炒鸡恨自己为什么要用上中下这种方法记数。
以下正文


魏无羡静静地蹲在房梁上,垂眼看着下方的江澄。
江澄很好,师姐也被妥善安葬了,江家在江澄的带领下开始重新振作起来,一切都很好。
看来有我在和没我在没什么两样。
魏无羡苦笑了一下,起身离开。这段日子他天天跟在江澄后面看着,看着师姐的葬礼,看着莲花坞一点点的重建,江澄和他,终究不是同路人。也好,从今往后,他做他的江家家主,我做我的夷陵老祖,没什么不好的,是吧。
江澄抬头疑惑地看了看房梁,他总觉得,这几天有谁一直在跟着自己。是,错觉吧。

“老板,来一碗面。”一个破败的小店前,黑衣少年一手捂着肚子,一手对着店前那仿佛一碰就会散架的木门有规律的敲了敲。
木门被人从里面被人十分粗暴的拉开,力度看起来一点也不担心这扇木门会散架这个问题,刚一露脸就破口大骂:“谁他娘的没长眼睛啊!这时候来敲门,没看到门口的牌子写着未时才开门吗!面面面面你妈!”黑衣少年好脾气地笑笑:“方姨。”
“嗯?”那人抬手揉揉眼,看清楚眼前人之后无奈的叹了口气:“又发作了?”“嗯。”魏无羡点头。“进来吧。”被称作方姨的人伸手整理了一下头发,打开门让魏无羡进去,魏无羡沉默的跟着她进到了店中。
店里的摆设如当年他与江澄来的时候别无二样,就连桌上被面汤溅出的污渍也没用被清理过。魏无羡面带嫌弃地瞟了一眼。走在他前面的方姨背后仿佛长了眼,撤脚狠狠地踩了他一下。“疼疼疼疼方姨方姨我错了我错了。”魏无羡抱着脚直叫唤,方姨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我的店,轮不到你来嫌弃,管好你自己吧,说了多少遍了,不要太靠近他,那颗金丹你练了二十多年,就是被人挖到另一个人的身体中,对你仍然会有归属感,你和他在一起的时间过长长,结果不是他金丹破体而出就是你魂飞魄散,你怎么就是不听呢?还有,你身体是不是变差了,你这次和他呆了多久,严重成这样?啧啧啧再这样下去你命不久矣啊……”方姨在前面絮絮叨叨地说着,魏无羡不好打断,只好苦笑着跟在她后面。
他们一直走到那个送餐口前,方姨弯腰将送餐口下的一个小锁打开,推开一扇小门,小门后是一个长长的台阶,盘旋着向下。“进去吧。”她招呼着。随后想起什么一般,招招手,门口那个坐在柜台后的老爷子起身,关上了店门,落上了锁,又回到柜台后做好,待方姨和魏无羡都进到小门中,那老人的身形泄气一般地软下去,又逐渐缩小变成了一张纸片,轻飘飘地落到地上。
小门吱呀一声关上了。
方姨点燃墙壁上的一盏灯,提着灯向台阶走去,魏无羡跟着方姨顺着台阶一步步向下,低头思索着什么。这不是魏无羡第一次走这条路,但他还是对这条路以及走在他前方的那道身影有一种说不出的畏惧。
路走到了尽头,那里意料之外的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堵墙,方姨停下脚步站定,在她后方思索着那莫名其妙的敬畏感的魏无羡一下没反应过来,直直的撞上了前面人的背。“臭小子你找死吗?”方姨转头对魏无羡玩笑般挥了挥拳头,“唔对不起了方姨,您老赶快开机关吧,再不帮我治疗我就快死了。”魏无羡捂着鼻子装出一副委委屈屈的脸,说道。“真是拿你没辙。”方姨笑着瞪了他一眼,没再和他贫。她把灯放在一旁,伸手在墙上摸索了几下,也不知道触动了什么机关,整面墙在咔的一声之后开始缓缓向一边挪动,露出了后面的走廊和走廊尽头的一大片空地。
要不是已经亲眼见过很多次,魏无羡不会相信,在一个外表如此简陋。。。不,破败的小店下面,会有这么大一片的人为的空间。
空地上刻着一个古怪的法阵,法阵很大,几乎占满了整个空地,从魏无羡和方姨走进去的那一刻开始,整个法阵就开始闪着微微的亮光。
“。。。开始吧。”
魏无羡站在法阵中央,对着法阵外的方姨微微点头,笑道。

评论(4)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