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惶北顾

#全职魔道凹凸惊悚#
#沉迷柳叶刀无法自拔#
#杂食性死鱼#
就算全世界都在吃叹封我也要坚强的扛起封叹大旗

#澄羡#一碗莲藕排骨,加糖。【上】

*小甜饼不虐
*不按原著,时间线截止于魏无羡重生之前
*基情属于云梦双杰
*ooc属于我
*作者最大



“魏婴!!你怎么又往师姐给我的莲藕排骨汤里放糖!!啊啊啊啊我杀了你!!”
院中,紫衣少年晃着腿坐在树上,占领着高点,低头俯视底下提着三毒满脸怒气的江澄,脸上带着少年人特有的得意轻狂的笑。
“江澄,叫你向师姐告状说我弄脏了衣服,害得我没有汤喝。哼,我没得喝,你也别想喝!”
这话他说的十分小声,为了不让江澄发现,压低了声音将大半话塞在嗓子眼。可终究是少年心性,话尾时声音不由自主抬高了几分,几丝带着得意和愤怒的声音便从树上悄然传了下去。江澄听到这熟悉的嗓音和语调,抬起头向树上望去。一眼就看到坐在树上脸上得意的笑容还未收尽的魏无羡。
江澄的脸在看到魏无羡的那一瞬间扭曲,双眸含着极大的愤怒狠狠地瞪向了魏无羡。
魏无羡觉得要是视线可以杀人自己现在已经可以去陪自家父母了。他摸摸鼻子,暗道一声不好,虽然这种事自己以前也不是没干过,但是每次都是在江澄气快消了的时候才回去,他时间掐的很准,回去时江澄也没把他怎么样,最多就是用云梦软绵绵的口音骂几句粗话,然后再和自己冷战个一天两天,那事儿也就翻过去了。不过这次就真的不好玩了,这种不亚于现场抓包的时间,不和江澄打一场那基本是不可能的,云梦暴躁弟的称呼可不是白叫的。打架到没什么,魏无羡从小打到大,不过之后要罚跪祠堂就有点让他苦恼了。一跪就要跪个一天半天的,不允许动也不允许说话,魏无羡表示他宁愿去罚抄姑苏蓝氏的家规也不愿去跪祠堂,至少那时还有一个蓝二可以逗逗。
江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压下自己心中想把这颗树砍了冲动,提起三毒就打算上树去抓人。
魏无羡见他要上来抓自己,便站起身来,做出了一副你敢上来他就敢跑的模样。
江澄:“......”
很好魏婴,你轻功好我追不上你,你等着。江澄阴险的笑了一下,带着几分扭曲。
然后魏无羡就看到江澄看了自己一会儿后转身对着身后努力将自己存在感降到最低以免祸殃池鱼的下仆吩咐了什么,那下仆迈开两条抖得跟筛子一样的腿以一种无法想象的飞快速度跑走了。
魏无羡的直觉告诉他再不走可能会发生很不好的事,然而好奇心又让他想留下来看看江澄这次想干什么,于是纠结来纠结去,魏无羡整个人就如同抽风了一般站起又坐下再站起来再坐下,一直拖到了那仆人回来。
在那一瞬间,魏无羡特别想给自己一巴掌,叫你好奇,叫你纠结,这下完蛋了。
好奇心终于害死了猫。
“啊———!江,江澄,你你你把狗牵走,我,我们还能好好说话。”魏无羡被狗吓的浑身打颤,“刷”的一下站起身来想跑,没想到腿一软,从树干上滑了下去。他急忙伸手抱住树干,整个人险险的吊在了树上。
树下的狗看见树上突然吊起了一个长条形物体,有些不解地眨了眨眼,然后跳起身,想把树上那玩意拽下来玩玩。这可苦了吊在树上的魏无羡。本来他在树下有狗的情况下双手能使上力吊着自己已经很不容易了,这时再被那狗的动作一吓,手一松,直直的朝着地上掉去。
地上有狗,还有一个和狗差不多的江澄。魏无羡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得,这次是栽在江澄手里了。
江澄没有想到魏无羡竟然会摔下来,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站在原地愣愣地看着魏无羡从树上掉下来。几秒之后,突然清醒过来了一般,身体不受控制的冲了出去,在魏无羡落地之前,飞扑过去接住了他,还用一种不可描述的动作把那只狗踹了出去。
“唔....!”
魏无羡本以为这次死定了,没想到却没有感受到应有的疼痛,身体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紧接着,双唇也触碰到一个软软的东西。
魏无羡:“......?”
江澄:“......!”
事后,两人被罚跪祠堂十天,罪名是随意私斗,破坏宅院。
魏无羡在罚跪祠堂的时候默默的想到,江澄的唇,还是挺软的。



蜂蝶纷纷,繁花似锦。这家院子的修筑的十分豪华大气,可与这豪华的装横不符的是,院内空无一人,只是偶尔有几只凶尸摇摇晃晃的走过,在地上拖出一道长长的血痕。
“喂我说江澄,这院里,除了我们俩,没活人了吧。”
清脆的声音在院内突兀的响起。一位黑衣少年缓步从屋檐下的阴影中走出,手里拿着一把漆黑的笛子,缓缓的把玩着。挂在笛子末端的穗子由于他的动作左右摇晃着,配着那血红如血的颜色,竟是说不出的诡异。
江澄从屋中走出,甩甩手中的三毒,待上面的血迹消失后,皱着眉头将它插入鞘中。“这句话,不应该是我问你吗?这屋里还有没有活人,你最清楚。”
“嘻嘻,我这不是给你一个表现的机会吗,师妹。”
魏无羡嬉皮笑脸的答道。
江澄脸一黑,马上就要发难。魏无羡看江澄脸色一沉就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赶紧转移了话题。“哎师妹这是我们杀掉的第几家温狗了?”
江澄听到他说的话,报了一个数字,接着眉头又是一拧“魏婴,你再喊我师妹信不信我放狗咬你!”
“好好好我以后不喊了。”魏无羡暗暗吐了吐舌头,这句话江澄说了不下十遍,从来就没有实现过一次。说着,他首先走出了这家的大门,让那几具凶尸自己找地方待着去,对江澄招招手,“走!又杀了一家,咱们去吃一顿好的,争取早日杀完温狗,回去喝师姐做的莲藕排骨汤!”
江澄冷哼了一声,跟着魏无羡走出了这家的大门。
射日之征这几年他们俩为了杀温家的人,一直都在全国各地游荡,看见一家就灭一家,倒是有很久没有回云梦了。这几年在各地游荡,各种稀奇古怪的伙食都吃过,被魏无羡这样一说,江澄倒是格外想念起江厌离做的排骨汤了。
也不知道魏无羡是如何在一天之内把一个地方的地形都摸透的,反正江澄跟着魏无羡七拐八拐,绕到了一条偏僻的巷子里。巷子的尽头是一家破破烂烂的小店,小店的门口插着一面已经烂了一半的旗子,剩下的那一半上的字迹还模模糊糊的,只能隐约分辨出米线着两个字。门口放着两把椅子,其中一把还只有三条腿,在萧瑟的寒风中颤颤巍巍的立着。
江澄:“.......魏无羡我看到来的路上有家酒家还不错,看起来也不是很贵的样子。”
他转身就走,魏无羡在后面死命拉住他的袖子,一副他死也不会让江澄走的模样。江澄只好停下脚步,转身,面无表情的伸手指着那家小店:“这就是你说的吃顿好的?”
魏无羡嘿嘿一笑。“入乡随俗吗,到了这里当然要吃当地顿传统美食,我问了很多人呢~他们都说这家店做的最好吃。”
江澄笑笑“你问的是什么人?昂?”
魏无羡 尴尬的摸摸鼻子“就是,呃就是那种可以为那些好心人提供做好事的机会的好人。”
江澄高贵冷艳的哼了一声。
“好吧俗称乞丐。”魏无羡在江澄的那声冷哼中败下阵来,可怜巴巴的拽着江澄的衣角,轻轻的摇晃着。“入乡随俗嘛~我们尝尝也不会掉块肉,好不好嘛~~”
江澄:“.......魏婴你赢了。”
魏无羡立即收起了那副可怜的模样,欢快的走到那家店的门前,伸手推门进去。江澄看着他的背影久久没动静,他刚刚竟然有一瞬间觉得魏无羡那样很可爱??疯了。
他摇摇头,跟在魏无羡身后走进了店里。
店里的景象和江澄想象的一模一样,甚至更为破败。魏无羡好像来过了很多次一样,轻车熟路地走到柜台前,伸手敲了敲柜台。“喂老板,吃饭。”
柜台后面坐着一个老头子,正耷拉着脑袋打着瞌睡,听到魏无羡的话,他抬起头,扫了他们一眼,随后低头从抽屉里抽出了两个牌子,伸手指指旁边的一个窗口,示意他们把牌子放在上面。
江澄将牌子放到窗口上,过了几秒后,探出了一个女人的头。她伸手把牌子拿了进去,看了一眼后神色有些奇怪,但没说什么,默默地把牌子收了回去,然后伸手关上了窗口。
江澄:“我怎么觉得怪怪的。”
魏无羡摆摆手,笑道:“哎哎哎有什么怪的,江澄你想多了。”
他拉着江澄在店内找了两把看起来还算稳固的凳子坐在上面,静静地等着粉做好。
片刻后,窗口打开了,从里面推出来两碗粉。
“哎好了啊。”魏无羡急急地站起身,走到窗口前端起两碗粉,放到自己和江澄的前面。
“来,师妹.....呸师弟你尝尝这粉味道如何。”
江澄盯着面看了半晌,才缓缓地拿起筷子,吃了一口。
“如何?”对面的魏无羡已经把粉吃下了小半碗,见他开吃,从碗里抬起头来,问道。
“嗯还不错。”江澄点点头,也开始用与魏无羡吃饭的速度吃了起来。
魏无羡笑了笑,抬手要了壶酒和两个杯子,与江澄对饮起来。
江澄一时糊涂,也并没有想到,在这种连饭都要自己取的小店里,怎么会送酒?
他平时酒量不错,可今天不过喝了几杯酒脑子就开始昏昏沉沉的,身体也不听使唤,栽倒在桌上。
意识彻底模糊的前一刻,他恍惚间听到魏无羡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醒来时,他正躺在客栈的床上,魏无羡做在他身边的椅子上笑嘻嘻的盯着他看,见他醒了,笑道:“江澄,你酒量真是不行了,喝点小酒你都会醉成这样。”
江澄瞪了他一眼,没说话。
一切,和平常没有什么两样。
如果能忽略魏无羡身上的血腥味和惨白的脸色就更好了。
江澄默默地想。
但愿,今天只是因为我酒量不好。

(文笔渣,莫嫌)

评论(16)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