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惶北顾

#全职魔道凹凸惊悚#
#沉迷柳叶刀无法自拔#
#杂食性死鱼#
就算全世界都在吃叹封我也要坚强的扛起封叹大旗

#封叹#山风已拂林

*完了这本来是短篇的
*时间线大概是玩惊悚乐园之前失去恐惧之后
*这是一个好像有cp又好像没有的鬼故事
*ooc,ooc,ooc

封不觉死了。
作为新世纪的大好青年,坚定的无神论者,他对自己死后还有意识并能看到自己葬礼这事感到十分的震惊。
意料之中,他的葬礼十分简陋,除了自己那俩发小外就没有别人参加。
人生真是失败啊。
封不觉欣慰的微笑。
同时,他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啊,这也是意料之中呢。
封不觉在完全昏迷前,露出了一个看破红尘的微笑
就说怎么还没下地狱呢,原来是要看完葬礼才能走啊。

封不觉睁开眼。
他眨巴两下眼,又艰难的抬起手看了看自己稚嫩的手掌,十分坦然是接受了自己穿越了这个事实。
果然像他这么帅的人命不该绝。
也不知道这还是不是原来的世界,现在是什么时候,他脑子里的阴影还有没有。
封不觉的脑子快速的把问题过了一遍,最后发现凭现在这种连说话都不行的身体,实在是无能为力。
他也就不再去想了,试着坐起身,弯腰抬脚一口啃上自己脚趾。
早就想这样试试了,以前死活做不到。不过这种时候作者不应该来个光阴似箭岁月如梭什么的让我赶紧长大好写剧情吗,赶紧的别凑字数了。
封不觉一边啃着脚趾一边想。

二十年后。
夕日欲颓,光线满上厚密的云朵,渲染出落晖满天。有黑鸟从林中掠过,径直飞到崖谷边,盘旋了两圈后落在一个一袭深紫色衣袍的男子肩上。
这人,亦然就是长大后的封不觉。从他到这个世界直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二十年了。而这么多年下来,虽然被作者强行光阴似箭岁月如梭了一番,但基本的世界观他也还是了解的。
这原先是一个传统的修仙世界,世界里的每一个人成天就想着修到大乘得道升天,导致没人愿意去种庄稼粮食。这事儿就很严重了,近几年世界上几个大国在统计完生产情况后一合计,发现这不行,再这样下去大家迟早得死光。但这仙还是得修的,于是各国的顶尖人才凑一起,开始想着找个方式代替人力耕作。
他们想啊想啊想,终于研究出了能用灵力来操控的自动耕作工具。不过这灵力也不是人人都有,虽然大陆上修仙已经成为潮流,可也不是人人都那么好运,能得道的。大多数人,也就停留在能拿灵力放在手心打个灯照个明什么的。
正巧,有人挖出了一种新型的能源,可以代替灵力来驱动机器。这可把那群研究者乐坏了,在快要解放和可以继续修仙的双层诱惑上,他们很快就做出了全新的工具,快快乐乐的解散回去修仙去了。
作为一个围观了全过程的大佬,觉哥对此感到十分惊讶。他本以为就以这个世界的人这种只会修仙的一根筋的智商来说,绝不可能这么短时间达到这样的科技水平的。没想到,对死宅们对安然修仙的渴望愣是让他们弄出了一个东方版的蒸汽朋克。
站在悬崖上吹风装逼的大佬封不觉抬手摸了摸立在肩上的鸟儿,有些惆怅。他觉得这事儿太几把奇怪了。作为基佬派【划掉】紫轩派的弟子,他觉得有必要为这个收留过自己的门派干些小事情。这一世他的父母再次为了剧情需要而死去,而封不觉则被紫轩派出来闲逛的仙人捡回门派,抚养长大。他体质上佳,悟性又好,修为蹭蹭蹭的向上涨,就算嘴贱脸皮厚,也收获了迷弟迷妹(极小部分)和仇人(满山遍野),走向了起点种马男主的不归路(大雾)。
封不觉对此没有什么异议,觉哥的脸在经历了那么多年的义务教育后早就百毒不侵了。
结果前几天,就出事了。原因在后山谷,有师门弟子在进去采集草药后几天未归,回来时就只剩一个人了,还嚷嚷着什么有魔。
要知道,魔这种物种已经灭绝了几千年了。
于是大家都没把他说的话当回事,当他是采药时遇上野兽,被吓懵了。毕竟这种事以前也发生过不少次。
但封不觉还是感觉不对。就算是吓懵了,也不会连畜生和魔都分不清。
据说,魔族的人可都是貌美异常啊。
封不觉咂了咂嘴,纵身从悬崖上跳了下去。
所以,就由他,去看看到底是不是有魔族吧。
封不觉被自己的大义凛然感动哭了。
虽然大侠跳崖总是被写的很帅,但其实失重的感觉并不好受。它会让你感到一股强烈的尿意和恐惧,尽管觉哥不用担心后一项,但依然不太好受。
所以他一下没控制好,duang的一下砸到了悬崖底下。华贵的道袍乱成一团,束发也不知什么时候散了。封不觉爬起身,呸呸两下将嘴里的头发吐干净,抬起头看了看这片据说有魔族出没的地区。
紫轩派的后山谷是出了名了山青水秀灵气十足,故也长出了许多珍稀的灵草。门派每季度都会派弟子到后山谷采摘草药,不珍贵的便供给门中弟子,而那些珍贵的,平日里都存放在库房中,只有一些地位颇高的长老和掌门可以使用。而那些长老,自然也会时不时将手上的灵草赐给门下出众的弟子。而封不觉这种下至扫地大爷上至门派掌门全都得罪透了的人,自然是没有这项特权的。觉哥平日里的灵草,都是他亲力亲为去堵内门弟子拿到的。成功率非常之高,导致封不觉现在才是第一次来到后山谷。
崖下有一条小路一直通向谷中央,两旁是茂密的树林,常年被烟雾笼罩着。封不觉四处看了看,将上回那几个倒霉蛋落下的药筐捡起来看了看。片刻后,他皱起了眉头。
没有血迹,药筐内的灵草保持完好。这果然不对。
若是野兽袭击人,自会把灵草一同抢走用作自己修炼,而药筐这种随身背的东西,在野兽捕杀的时候没有被溅到血迹也是很不正常的。
地上也没有拖拽的痕迹,没有血迹。封不觉脸色凝重起来。看来这事儿真的不对劲了。
不过现在这样说也没什么用,还是得继续往前走才能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觉哥叹口气,然后毫无心理负担得把药筐里的灵草掏出来塞到腰包里,把筐子随手一扔,吹着口哨沿着小路前进。

——————————————————————
试着发一下,两千字不到就是存一下。各位大老爷,我保证乖乖把坑填完再更这个!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