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惶北顾

#全职魔道凹凸惊悚#
#沉迷柳叶刀无法自拔#
#杂食性死鱼#
就算全世界都在吃叹封我也要坚强的扛起封叹大旗

#伍封#猫的报仇【二】

*脑子有病产物
*不用管傻作者
*ooc预警
建议搭配bgm葫芦娃观看

封不觉的逃生之旅hhh

在封不觉强大的行动能力和伍迪强大的术法支持下,去地狱一趟简直不是事儿。
他们极其草率的就地在封不觉家客厅里画了个传送阵,封不觉连电脑都没带——他完全不考虑截稿这事,就跟着伍迪跑到了地狱。
不过好像出了点小问题。封不觉叉着腰朝四周看了看,想。如果按照伍迪设想,他们应该出现在席德的寝殿里,并在几分钟后与席德那家伙干一架。
但是,这是个什么地方??
封不觉低头看了看脚下血红的土地和几支风骚的从土地里钻出来的野草——它们就如同中年大叔光头上的头发一样坚韧顽强,再次对伍迪的靠谱程度有了一个新的定位。
伍迪慢悠悠的晃到他身边趴下,猫脸上带着几分幸灾乐祸:“出了点问题啊,真是悲惨啊,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是地狱最大也是最危险的荒原界面,”说到这,伍迪停顿了一下,语调奇怪地说:“名叫,大荒原界面。”
封不觉张了张嘴又闭上,愣是没法对这个合理过头的名字发表出任何高见。他叹了口气,蹲下身撸了把猫,问道:“那您说,现在怎么出去?”
伍迪眯了眯眼,回道:“我不知道,你自己慢慢搞。”封不觉手下用力,狠狠的抓了一把伍迪的毛后,站起身,朝着身前随手一指,凭空指出一股气壮山河的王霸之气。他将额前的碎发撩了撩,笑着说道:“好吧,走!咱去征服世界!”

一只猫,一个普通的人类男子,在这个险恶的界面,是一对绝妙的大餐。不时有恶魔嗅到人类的味道从巢穴里走出来,却慑于伍迪身上撒发出的强大威压而不敢靠近,只能不远不近地吊在他们身后。
看样子,他们俩还是十分安全的,但只有封不觉知道自己有多虚。伍迪魔力莫名其妙的出了问题,据他自己说,最多刚得了四只高级恶魔,十只中级,五十只以内的低级恶魔,哦还是在这几种不同时出现的情况下。现在往身后粗略一扫,都能准确的得出如果这些玩意儿一起上自己绝对死的结论,封不觉可不认为自己在游戏外时的单体力量能抵过一个伍迪,或许连发癫的小叹都比不上,更何况,这些玩意儿其中的大部分都无法交流。要不是伍迪身上的威压还留着,他们早就死了十几次了。
这样不行。封不觉想。必须得想个解决的法子。他幽幽的垂眼,看了看大爷般走在他身旁的伍迪,这位大爷回了他一个白眼并明确表示自己不知道怎么办要他自己玩,玩死了帮收尸。他有些无奈,只好开始边走边想着脱困的法子。
这片土地也不算辱没了它的名字,真真是一片大,荒,原。他们已经走了有大概三个小时——封不觉自行数着脉搏记着呢,除恶魔巢穴外没有看见任何建筑与城镇,除了几根野草,真的是连毛都没有。依伍迪的说法,这里是没有城镇的,也就是说,没有任何类似于庇护所、安全区域之类的地方,要摆脱这群玩意儿,基本只有一个办法,离开这个界面。
封不觉再次看向伍迪,他知道他肯定有办法,他从不会设下必死局,至少对封不觉这种人来说,不是必死局。伍迪淡定的承受着封不觉的视线,目不斜视的向前走了半响,才开口道:“嘿嘿嘿,方法嘛,自然不是没有。我记得,几百年前......嗯还是几千年前来着我落了一块传送器在这个界面,如果你能找到,自然就能离开这里了。”
“别吧。”封不觉虚着眼,抱怨道。“给点提示吧,要不,咱给你跪一个?”说罢,他还真的右脚后撤,给伍迪来了个单脚下跪。
伍迪嘿嘿笑了几声,算是接受了这个廉价无比的下跪,开口道:“让我想想,我当年把那破盘子扔哪儿了,嗯,不太记得了呢,在哪儿呢……”在将封不觉的耐心磨的差不多了之后,才开口道:“好像,嗯,当年扔的时侯,正是日落之时呢,只记得这个了。”他窜上了封不觉的肩膀,尾巴干脆围上了封不觉的脖子,趾高气扬的命令道:“少年,去寻找希望吧!”
封不觉......规规矩矩的哦了一声。
他没去吐槽在这片连太阳都没有的地方何来的日落之时,只是在心里默默思考着这个提示的意义。
日落之时,指的到底是什么。时间,景象,还是些什么别的。比如说,标示?若是地狱的时间与人间没太大差异,按照他来的时间加上这三小时,这会儿正是中午十二点左右,离日落之时,还有七个小时左右。

评论

热度(26)